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轉戰陜北 時間深處的紅色記憶——紀念中共中央轉戰陜北勝利72周年

發布日期:2019-12-20 15:21
0

1947年春,胡宗南大舉進攻延安。黨中央和毛澤東主動放棄延安,轉戰陜北。整整一年零五天,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始終駐留陜北與敵人角力、周旋,曾多次遇險,幾度與敵人擦肩而過,都未曾渡過黃河,離開陜北。最終兌現了毛澤東當初“不打敗胡宗南,不過黃河”的豪邁誓言。那么,黨中央和毛澤東當初為什么要放棄延安轉戰陜北?又是那些因素讓轉戰陜北取得最終的勝利?

downLoad-20191220150913

毛澤東在轉戰陜北途中

避敵鋒芒,放棄延安,是中共中央審時度勢的戰略抉擇

1946年6月,蔣介石依仗兵力和裝備上的優勢挑起全面內戰,妄圖用3至6個月時間解決中共問題。然而,戰事并沒有像蔣介石預料的發展。到1947年2月,經過8個月的作戰,國民黨雖然占據105座城市,卻平均付出7000人的代價,士氣低落,戰斗力下降,投誠、起義明顯增多。且因固守占領城市,大量兵力被牢牢釘住無法調動,兵力不足的矛盾日益突出,被迫收縮兵力向陜北和山東重點進攻。

蔣介石認為中國共產黨在關內有三個重要根據地,即以延安為政治根據地,以沂蒙山區為軍事根據地,以膠東為交通供應根據地。拿下這三個地方是徹底解決中共問題的關鍵。而在這個三個地方中,延安是蔣介石重點進攻的核心。首先,延安是中共中央所在地,是其決策和指揮中樞。中國自古就有“擒賊先擒王”“打蛇打七寸”的古訓,攻占延安可以動搖其軍心,瓦解其意志。同時也能振奮一下國軍低落的士氣,扭轉日漸不利戰局。其次,延安是享譽世界的紅色圣城,備受國際社會關注。攻占延安可以打擊中國共產黨的國際地位,使其更加孤立。再次,進攻延安,即便不能一舉消除中共中央機關,如果可以將陜北的中國共產黨首腦機關和武裝力量驅趕過黃河,則可以實現在華北與人民解放軍決戰的目的?;谏鲜隹紤],蔣介石早在1947年2月上旬,便將胡宗南召到南京,確定了進攻陜甘寧解放區的基本設想。2月底又親自飛到西安,進行作戰部署。3月13日,他命令部隊發起對延安的重點進攻。為了一舉拿下延安,蔣介石調集兵力共34個旅,25萬人圍攻陜甘寧解放區。延安更是首當其沖,面對國民黨正面攻擊的部隊就達8萬之眾,同時蔣介石還在西安集中100架飛機,這是國民黨空軍力量的3/5。而此時,解放軍在西北的部隊大都分散在隴東、山西等地作戰,能用于正面阻擊的只有一個教導旅加兩個團共5000多人,需要防御正面陣地東西一百多里、縱深七八十里的地區。情況緊急,中央軍委決定:成立西北野戰兵團和地方部隊,由彭德懷、習仲勛統一指揮。然而即便集中所有兵力,也同國民黨存在巨大兵力懸殊。況且敵人裝備優良,來勢洶猛,志在必得,如果死守延安必將給我軍造成重大損失。因此,中共中央和毛澤東決定主動放棄延安。

downLoad-20191220150917

周恩來、陸定一在行軍途中

鑒于延安不是一座普通城鎮,它是中國革命的搖籃,是在獵獵寒風中高舉著的一面旗幟。這里曾是無數熱血青年和愛國民主人士向往的地方,是一輪冉冉升起的朝陽。延安的得失,事關重大,處理不當必定會在政治上、部隊指戰員和廣大人民群眾情感上產生連鎖反應。為此,毛澤東語重心長地開導軍隊干部:“我軍打仗,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于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敵人進延安時握著拳頭的,他到了延安,就要把指頭伸展,這樣就便于我們一個一個地切掉它。”并動員大家向戰士們做解釋工作。經過一系列的說服教育,最終解開了大家思想上的結,化解了情感上的困擾。

由此可見,放棄延安既是形勢所迫,亦是贏得最終勝利的戰略需要。

堅守陜北,不過黃河是政治考量和軍事策略的客觀需要

在一年多的轉戰時期,黨中央和毛主席堅守陜北,不過黃河,有著政治和軍事上的諸多考量。

在政治方面來講,一是,從敵我力量對比看,當時各個解放區都是敵強我弱。臨近陜北的晉綏解放區、晉察冀解放區、晉冀魯豫解放區都面臨著諸多困難。在嚴峻的戰爭形勢下,全國沒有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況且,蔣介石將陜北作為進攻的重點,就是針對黨中央和毛澤東。即便毛澤東和黨中央安全轉移到其他解放區,也照樣是會變成敵人進攻的重點。既然如此,就沒必要舍近求遠。二是從行政轄區上看,黃河以東已經超出了陜甘寧邊區的轄區。如果渡黃而去,很容易給外界造成一種畏懼敵人,狼狽逃亡的假象,是放棄整個邊區的輕率之舉。極易造成百姓精神上沮喪和情感上的失望,會削弱解放區軍民的戰斗意志,動搖其必勝的信念。三是,愛國統一戰線會受到影響,國統區“第二條戰線”的斗爭因此而遭受挫折,懷疑、失望等不良情緒會蔓延,一些中間勢力可能要倒向國民黨一邊。四是,中共的國際影響會雪上加霜。美英援蔣信心倍增,蘇聯的態度更加模凌兩可。所以離開陜北一定會造成國際、國內政治上的被動局面。

相反,只要毛澤東和中共中央留在陜北,即便蔣介石攻占了延安,也是一場華而不實的勝利。其進攻延安的“掏心”戰術,除了收獲阿Q式的自我安慰。只能進一步暴露國民黨的反動本質,坐實蔣介石破壞和平的惡名。胡宗南二十多萬的軍隊在狹小的陜北高原打轉一年,損兵折將卻徒勞無獲,得到的只能是世界人民的嘲諷。而中共中央和毛澤東這面旗幟,卻始終迎風飄揚在陜北的山峁溝壑,扎根在百姓的心中??梢?,放棄延安轉戰陜北,對于中共而言,僅僅從政治上就已實現一石二鳥的效果。

從軍事角度上來講,轉戰陜北也是必要而科學的抉擇。撤離延安前,毛澤東明確表示他和中共中央不過黃河,留在陜北。面對眾人的勸阻,他舉出兩個理由:

“其一,我們在延安住了十來年,一直處在和平環境中?,F在一有戰爭就走,我無顏對陜北鄉親,日后也不好再見面。我決定和陜北百姓一起,不打敗胡宗南絕不過黃河。”“其二,我不能離開陜北還有一個理由。胡宗南有二十多萬人馬,我們只有兩萬多,陜北的比例是十比一。這樣我們其他戰場就要好的多,敵我力量對比不那么懸殊。黨內分工我負責軍事,我不在陜北誰在陜北?現在有幾個解放區剛剛奪得主動,我留在陜北,蔣介石就不敢把胡宗南投入別的戰場。我拖住他的‘西北王’,其他戰場就可以減輕壓力。”

可見,黨中央和毛澤東堅持轉戰陜北,不過黃河,有政治上爭取主動,有情感上的難以割舍,更有軍事上的考量。

downLoad-20191220150921

解放戰爭期間,陜甘寧邊區群眾送軍糧共計333萬公斤

轉戰陜北,可以充分發揮我軍運動戰和游擊戰的特長,集中優勢兵力,尋機殲敵,不斷消耗敵人的有生力量。毛澤東曾預言:“蔣介石占領延安,絕不是他的勝利,而是他倒霉的開始!”后來戰爭的發展證實了這一點。西北野戰軍在彭德懷、習仲勛的指揮下,于撤離延安后的45天內,連續取得青化砭、羊馬河、蟠龍鎮三戰三捷,殲敵14000多人,很快穩定了陜北戰局。

downLoad-20191220150930

沙家店戰役中解放軍向國民黨軍發動進攻

胡宗南部在尋找西野主力決戰的過程中,被毛澤東和中共中央牽著鼻子走,到處撲空,疲憊不堪,又屢受打擊,糧草困難,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幾十萬兵力牢牢困在陜北。這為黨中央進行全國解放戰爭的戰略部署創造了條件。7月,中共中央在小河召開擴大會議,制定了“三軍配合,兩翼牽制,中原突破”的十二字方針。之后,西北野戰軍和地方部隊圍攻榆林,牽著胡宗南的“牛鼻子”一路北上,有力配合了劉鄧、陳謝、陳粟兵團挺進中原戰略計劃的實施。劉鄧大軍更是千里躍進大別山,直插國民黨的心臟地帶,揭開了解放戰爭戰略反攻的序幕。就在這一過程中,西北野戰軍在米脂沙家店設伏,殺了一個“回馬槍”,全殲驕傲冒進的鐘松整編三十六師6000余人,一舉扭轉了陜北戰局,陜北戰場從此開始由內線防御轉向內線反攻。

地理環境和民眾擁護是轉戰陜北化險為夷,克敵制勝的根本基礎

中共中央轉戰陜北,準確來講是轉戰于延安北部和榆林中南部地區。這里地廣人稀,山峁連綿,溝壑縱橫,地形復雜,交通不便。對于深諳游擊戰精髓的毛澤東來說,這里正是與敵人周旋的最好場所。當新四旅干部要求增派部隊保護黨中央時,毛澤東自信滿滿地說:“這個你們不用擔心,陜北地形險要,群眾條件好,回旋余地大,安全完全有保障”。

三委分工后,留在陜北的前委機關和中央軍委機關及警衛部隊只有800多人。在陜北的山峁溝壑之間,這支小部隊很容易隱蔽和轉移。況且胡宗南一直認為,中共中央機關的行動,必定要有主力部隊的掩護。他萬萬沒有想到,保護黨中央和毛主席的只有區區幾百人的警衛部隊。為了隱蔽,他們往往晝伏夜行。所以即便敵人有飛機偵察也很難發現。

一年零五天的轉戰路上,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多次遇險,卻總是逢兇化吉。從安塞—靖邊,面對劉堪的4個半旅的追擊,險象環生。在小河幾乎和敵人迎面相遇。在天賜灣,毛澤東按兵不動,唱了一出“空城計”,讓敵人順溝過去。在佳縣,劉戡、鐘松10萬兵馬南北撲來,大雨連綿,河水猛漲,面對漸漸逼近的敵兵,毛澤東毅然決定沿著葭蘆河向黃河相反的方向翻山而去,脫離險境。這些驚心動魄的傳奇事跡,被陜北百姓講述的頗具神秘色彩。仔細推究,應該與陜北特殊的地理環境和良好的群眾基礎密不可分。

相反,國民黨是大部隊推進。在當年交通條件十分落后的陜北地區。機械化的部隊無法展開,許多重型武器派不上用場。小米加步槍的西北野戰軍反而變的靈活主動,有利于在運動中尋機殲敵。此外,陜北干旱缺水。每日行軍駐扎,水源是關鍵。了解哪里有水源,就可以基本掌握敵人的行軍路線。這為中央中央與敵人周旋提供了重要參照。

然而,僅僅是地理環境的優勢,遠遠不足以保障黨中央和毛澤東的安全。人心向背是戰爭勝負的決定力量,也是克敵制勝的法寶。用毛澤東的話講:人民才是銅墻鐵壁。

陜北是共產黨經營時間最長、發展最好的地方。黨組織健全,群眾基礎良好。在轉戰陜北的艱苦歲月里,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基本上一路平安,與陜北良好的群眾基礎息息相關。首先,良好的群眾基礎有利于封鎖消息,防止敵特滲透。中共中央在轉戰過程中,為了安全起見,領導人都用了化名。中央機關也先后改用不同的番號。但是這些障眼法根本瞞不過群眾的眼睛。據閻長林回憶,當時老百姓雖然不知道這支隊伍是中央機關,但均認為這不是一支普通隊伍。并總結出這支部隊的“六有”特點,即背盒子槍的多,騎馬的多,電線多,婦女多(電臺報務員),手電多,馱騾多??梢娎习傩招睦锸峭噶恋?,但沒有一個人向戰士們打聽,更不會有通敵分子。王家灣的薛老漢被劉戡抓走之后,遭毒打折磨,卻不肯透露中央機關的去向。而國民黨軍隊走到哪里都是聾子、瞎子,始終無法確定黨中央和毛澤東的位置。就在敵人費盡心機尋找黨中央和毛澤東蹤跡的時候,毛澤東等在靖邊王家灣(今屬安塞)停留了56天,在小河村停留了46天,直到1948年3月23日,從容東渡黃河,離開陜北,一路都是有驚無險。這充分說明在群眾的掩護下,安全保衛工作做的相當成功。其次,良好的群眾基礎,也是戰爭取勝的關鍵。在歷次戰爭中,陜北地方黨組織積極活動,動員百姓籌措糧草,趕制軍鞋、軍服等物資送到前線,組織擔架隊、運輸隊、洗護組、偵查組等各類支前隊伍,為主力部隊提供了高效的后勤服務。而地方民兵組織、游擊隊又為西野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現成兵源。因此每一場勝仗的背后,都有無數個陜北百姓的犧牲和付出。在沙家店戰役中,米脂婆姨的后勤工作十分出色,趕制軍鞋、照顧傷員樣樣在行。附近縣區大量男子支前,許多人因此獻出了寶貴的生命。而國民黨部隊所到之處,面對的都是百姓的堅壁清野,地方武裝的襲擾。由于部隊龐大,后勤補給十分困難。在西野和地方部隊的打擊下,減員日增。正如彭德懷所說:“沒有陜北群眾的支持,沒有干部戰士的前赴后繼,2.5萬人怎能打敗25萬強敵呢?”

及時準確的情報來源是黨中央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成功要素

轉戰陜北期間,情報的來源渠道十分廣泛,大致可以分為以下三種:一是來源于國民黨內部的潛伏人員。二是來源于駐扎晉西北的后委。三是來源于陜北地方各級黨組織、偵查人員及人民群眾。

首先被譽為“龍潭三杰”后三杰之首的熊向暉。在情報戰方面做出了特殊貢獻。毛澤東稱其“一個人能頂幾個師”。

抗戰中期,熊向暉以學生身份考入胡宗南的第一軍。按照周恩來指示,潛伏近10年基本沒有任何行動。卻在緊要關頭兩次挽救了黨中央。第一次是在1943年夏,蔣介石秘密布置胡中南,趁共產國際解散之機,閃擊延安。7月2日胡宗南下達了7月9日進攻邊區的命令。第二天情報就被熊向暉報送延安。在中共的抗議聲討下,蔣介石迫于輿論和美英蘇的壓力,被迫叫停進攻。第二次是在1947年春,蔣介石調整作戰部署,制定重點進攻延安的作戰方案。熊向暉冒著極大風險通過西安地下情報系將胡宗南進攻陜北的兵力部署、行動路線以及空軍配合等細節報送延安。當胡宗南的高級將領尚不知情的時候,其計劃就已經放在毛澤東的案頭。

其次,駐扎在晉西北的后委在通信保障和情報收集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中共中央在陜北與敵人周旋,沒有固定的駐地,為避開敵人的電臺偵查,只能憑借幾個小電臺同少數地區保持聯系。有時為了安全起見,還要保持電臺靜默。因此,中央各項指示、命令的傳達與接收各地的來電,均由后委在三交鎮設立大電臺負責,這為中共中央和毛澤東指揮全國解放戰爭提供了通信安全保障。此外,后委還進行全國情報的收集整理工作。重點加強對國民黨重要軍事部門,特務系統和各大戰區的偵查,注意收集戰略情況。葉劍英還要求各大區野戰軍的情報分支機構將所獲情報,三天或五天向總部匯報一次。要求前線部隊將繳獲的敵方無線測向機器、電臺人員送至中央后委,以便獲取更多有價值的信息。之后再將搜集的情報加以分析總結并上報中央,給中共中央的工作提出了很多具有指導性的建議。

downLoad-20191220150934

擁軍支前的農民

再次,陜北的地方黨組織健全而嚴密,群眾基礎良好,為情報的收集提供了便利。各地組織、民兵、游擊隊、老百姓人人都充當著哨兵,獲知的情報均能及時上報。劉堪在王家灣丟掉的作戰命令,就被群眾拾到并馬上送給中央。加上部隊特偵人員的偵查,從而確保了中共中央及時準確掌握敵人動態。

相反,國民黨獲取情報就十分困難。中統、軍統之間,甚至其各自內部矛盾重重。業務交叉,特務頭子爭權奪利、勾心斗角,甚至彼此殘殺。其情報偵查能力嚴重不足,何況處在陜北,敵特滲透十分困難。國民黨在退居臺灣之后,對陜北戰場失利的原因進行了深刻反思。1959年,臺灣編寫的《戡亂戰史》作出這樣的表述:在西北戰場上,“戰斗進行中,我軍因情報搜集無法進入匪區……影響于指揮及部署之行動不小”。而共軍則“始終憑借其嚴密的情報封鎖,靈活之小后方補給,以避實擊虛,鉆系流竄……不行主力決戰。”“我軍主力始終被匪牽制于陜北,一無作為,殊為惋惜”。這些時隔多年后的評論,進一步印證了情報戰在轉戰陜北過程中發揮的突出作用。

未雨綢繆,策動起義為轉戰陜北拓展了廣闊空間

1946年全面內戰爆發前。毛澤東指示時任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的習仲勛加強陜甘寧邊區北線統戰工作,組織北線戰役,策動橫山起義,解放榆橫地區,使我們獲得較大的回旋余地,以便對付胡宗南的進攻。歷史的發展證明,毛澤東這一指示,是高瞻遠矚的科學預見,為后來轉戰陜北贏得了先機和安全空間。

當時邊區已經處在敵人包圍之中。洛川以南有胡宗南大軍盤踞;北部榆橫地區的二十二軍和保安部隊,雖然力量薄弱,但如果配合行動,也可對我后方造成威脅,尤其是橫山境內的石灣、高鎮、武鎮等地,如同一把尖刀,直插邊區腹地,不僅平時阻礙邊區交通,到戰時更會讓我軍缺少戰略機動的空間。

downLoad-20191220150941

橫山起義舊址

為此,中共中央西北局派精干力量,重點做駐防橫山的胡景鐸部的統戰工作。10月,橫山起義爆發,在北線主力部隊的配合下,一舉解放了無定河以南5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12余萬人口。拔除了國民黨榆林南部各個據點,使榆林失去橫山等地屏障,直接暴露在我軍的威脅之下,國民黨在榆林周邊的部隊被迫全線收縮,邊區后方威脅基本解除。此外胡景鐸部5000余人起義,有2100余人編入陜甘寧晉綏聯防軍序列,壯大了解放軍的力量,而榆林國民黨軍損失近7000多人,軍事力量被大大削弱。同時,起義帶來的心理沖擊,對榆林國軍產生不小影響。故而轉戰陜北期間,榆林國民黨部隊基本上處在觀望狀態,沒有對中央和西北野戰軍形成實質性的威脅。這為黨中央和毛澤東集中精力應付胡宗南部的進攻創造了有利條件。

另外,橫山起義的一個重要成果,直接催生了榆橫特區的建立和特區各級黨政軍組織的誕生。特區各級組織建立后,積極發動群眾,摧毀了國民黨的各級保甲制度,開展了減租減息、土改、地方武裝建設、備戰支前等工作,鞏固了這一地區。內戰初期,榆橫特區許多地方被國民黨軍隊一度攻占,但是黨的各級組織并沒有被徹底摧毀,群眾基礎依然牢固。這為日后中共中央轉戰陜北,創造了更大的回旋余地。轉戰陜北期間,毛澤東和中央前委機關,之所以能在王家灣、小河等地長時間安全居住,能夠從容不迫地經過橫山石灣、肖崖則、火石山等地,毫無疑問是得益于橫山起義拓展出的戰略安全空間。

downLoad-20191220150907

中共中央轉戰陜北路線圖

(中共榆林市委黨史研究室供稿)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李小龍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江苏时时彩下载